千年佚名

紫苑0813

20180806-20180813

完全不记得小说剧情,毕竟隔了4,5年了。好吧,只能自己边回忆边编了。

so,ooc

自娱自乐



紫苑有一个秘密,偷偷藏在心中的秘密——在紫苑12岁生日时,他碰到了一位少年。

当时,他和母亲收到了少年班的录取通知书。对此,由于紫苑从小就展现的智力才能,他的突出成绩完全在意料之中。对紫苑来说,外面的暴风雨反而更加惹人关注。

随着科技的发展,这个国家已经很少能看到这种自然现象了。至于地震,海啸之类的,更是绝迹了。电视里这次特地通知群众待在智能操控的室内环境。紫苑回到自己的房间,定定地看着外面的狂风肆虐。

破坏,尽情地破坏。。。。。破坏一切。突然,这种想法占满了紫苑的心思。他不由地打开阳台门站在风雨中,不由地想和这场暴雨融为一体,就这样将一切破坏。他在狂风阵阵中向天空发出呐喊,像是对未知的命运的挑衅,像是对单调的生活的宣泄,像是对一切一切的怒吼。

他不停地大喊,直到精疲力竭。终于,室内的湿度警报器响了起来,紫苑不得不走进房间。他刚关掉警报器就被人反手擒住。

【别动】擒住他的人低声说道,声音还特意掩饰了性别。

紫苑被按在墙上,他之前被那双特别的浅灰色眼睛吸引,转眼就到了被擒住。

【疼疼疼,你练过?】紫苑莫名地对这位陌生的客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。他只是用加大手上的力度作为威胁。

【紫苑,你打开了阳台门?】突然,联络器传来紫苑母亲关切的声音。

【是的,我已经关上了。】紫苑边忍受陌生人越加重的力道,边强打精神装作平时的语调说话。

【真是的,怎么现在还这么贪玩】母亲笑着说,并无责怪之意。

匆匆应付完母亲,紫苑终于有机会说道【嗨,让我帮你处理伤口吧。我闻到血的味道了。】


啊,假面舞团好萌。
我好喜欢他们的手的动作设计

紫苑180727

想试试架空校园AU,毕竟我比较熟悉的地点就是这了。 鼠苑

ooc,,,,,自娱自乐的产物,私设多

紫苑为理科生,沙布也是,而且紫苑和沙布是少年班。在现代,老鼠表面上是歌剧演员,实际上是情报贩子。小时候,紫苑与老鼠偶遇过,而且紫苑救了他。

大概是平平淡淡地谈恋爱

 

紫苑最近总是时不时的走神,真是奇怪。沙布不动声色地观察着紫苑,有些小纳闷,该不会有喜欢的人了吧?作为紫苑的青梅竹马,沙布可以说是最了解紫苑的人之一,同时沙布也默默地喜欢着紫苑。但是,这份感情始终没有说出口,毕竟紫苑从未对班里的女生,包括她表现过兴趣

【真是苦恼啊】沙布不禁将心里话脱口而出。

【诶,怎么了?真奇怪,沙布你竟然感到苦恼?刚才的生物小测应该难不你啊】紫苑带着调侃意味地说道。

看着紫苑脸上清澈温柔的微笑,沙布真是对紫苑放不了手。无论如何,我都要拼一把,说不定紫苑就是我的了,沙布在内心里给自己鼓劲。她清了清嗓子,用所认为最自然的方式问道【紫苑,你最近怎么了?】

【嗯?我没什么啊】紫苑随口答道,专心整理着之前上课的笔记。

沙布直接按住紫苑的两颊,紧紧逼问道【专心点,紫苑。你明明在大前天就不对劲了。你难道没发现自己的走神?】

【真的没有啦】紫苑顶着纱布能杀死人的眼神,勉强挤出笑容。

他实在不擅长说谎,但是沙布已经明白她是无论如何也问不出究竟了。她讪讪地收回手,故作轻松地赌气说【不想说就算了,笨蛋】

就这样,紫苑按部就班地继续他的作业,但是他的心始终盘绕在昨日的身影上

 


还是没想好白的性别。。。。算了,重点在恋爱的酸臭味

自娱自乐



白很容易被晒黑,因此在大夏天随时都有带着太阳伞。可是,所谓的带着也只是放在黑的车里。白的臭记性使他(或她)的伞从未派上用场。然后,白就只好低着头躲在黑的后面,让自己少晒一点是一点。

几天下来,黑终于看不下去了。他牵着白走进饰品店,带着白慢慢挑选着太阳伞。

白也是磨蹭,只管靠在黑身上挑三拣四。究其原因,实在是白的心早就不在挑伞这上面了,正用眼神偷偷地追着细心替他挑选伞的黑。

终于,在白嫌弃了五六把伞后,黑不由地叹了口气,明白按白的心性,这样下去肯定是买不成了的,他默默地选了他觉得最好的第一把付了账。

黑撑起伞递给白时,白笑嘻嘻地握住黑的手腕,理直气壮地说【你用手打着伞就好!我要用手牵着你,一直牵着你走在伞下面】

于是,黑一直保持着替白拿伞撑伞的习惯,直到撑不动为止。


想证实一下我是不是很适合写无脑甜文。黑是温柔的男孩纸,白的话,没想好性别诶。名字随便起的,有其他喜欢的再说吧。

自娱自乐的产物


【我不喜欢吃菠萝。因为我小时候吃的第一个菠萝超——麻人舌头!】白 倚着沙发,转过头随意地对黑说。

【嗯】黑边折菜边听着白说话。

【可是啊,我现在又开始吃菠萝了。我发现菠萝的味道很不错诶,我喜欢!】白绽放出一个大大的微笑,甚至激动得扑腾在沙发。

【让你放弃酸酸的水果未免太强人所难了】黑忍俊不禁地看着白的动作,,眼睛已经笑成了一条缝。

【我也是这么觉得的,我超喜欢吃酸的】白大声呐喊以表达自己对酸的钟爱。

【难怪你这么喜欢吃醋】黑窃笑着说。

【可是。。。。可是,黑你这家伙未免太招风引蝶了。这是原则问题】白鼓着嘴巴说,他的两颊鼓鼓的就像一只毛绒绒的仓鼠,黑不由地伸手戳了戳。

【啊!你干什么!你的手上沾着菜叶】作为一个有强迫症的人,白不出意料地炸毛了。他双手叉腰,横眉冷对的样子却让黑觉得十分可爱,像极了一只小猫咪。表面上气势十足,可是只要揉一揉,顺顺毛,很快会软下身子来撒娇。

黑慢慢地站直身子,亲了一口白,顺便蹭了蹭他戳的地方,然后从容迅速地往后退。

果不其然,白迅速推了一把黑,然而脸已经涨得通红。【你!!!!你休想让我消气】

白虽然嘴上还倔着,可是气势已经软下来了。黑轻笑着坐回原处,继续折菜。

余光瞟着白时不时扫来的委屈巴巴的小眼神,黑愈发觉得白可爱得无与伦比。

折完菜洗完手后,看着白的委屈样,黑知道再不哄就要真炸了。

黑扯了张纸,轻轻地将白扯入怀中,温柔地擦了擦白。

他细细地亲吻着白,在他耳边呢喃道【乖】。

此时,白根本无法思考其他,只想与黑紧紧相拥,一辈子也不分开。


鬓边不是海棠红-水如天儿
很棒,应该是最爱的民国文了😳

狼君- 刺红
伶童艳史-草本精华
就算坑了,也是我的最爱之一

紫苑

ooc,自娱自乐。我挺喜欢这对cp的说,对了,是鼠苑

老鼠走到紫苑面前,鞠躬【陛下,您的饮食已准备得当】

紫苑叹了一口气,真是的,老鼠太恶劣了,就是想看我窘迫的样子,可是抗议了这么多次就是没用【我知道了,老鼠】

紫苑随老鼠离开书堆,开心地说道【真是难得的休息,我想和你呆一起,然后看一天的书】

老鼠窃笑【和我一起?紫苑,你这么喜欢我?】

紫苑被老鼠的直球打得措手不及,脸变得红起来,但是他觉得有必要坦然地传达他的感情【对,我喜欢和老鼠在一起。我喜欢你】

【哇,真是意外,紫苑你什么时候学的?】

【老鼠,我是真的很喜欢你,我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】紫苑希望老鼠能够重视他的这份情感

【了解了解,毕竟我也喜欢你嘛】,老鼠突然面向他做骑士礼,【不,准确地说,陛下,我忠诚于你】老鼠仰着头,睁着他那双灰色的眼睛,微笑地回答。

隔三差五,这样的事情就要发生,紫苑已经有些泄气了。他思索要不要换一种方法。老鼠总有办法避开话题。

老鼠优雅地起身,拍拍并不存在的灰,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,示意紫苑和他去吃饭

紫苑吃完后便径直去了书架旁看书,而老鼠还要去外面有事

紫苑一直都很好奇老鼠在忙什么,可是每次一问,老鼠就开始转移话题。真是过分,我也想帮你出一份力啊。好想知道老鼠的过去,想知道老鼠究竟经历了什么,想参与老鼠的每一件事,我想了解老鼠。紫苑在迷迷糊糊中睡去。

【真是的,怎么睡在这里】老鼠回来后,小声嘟囔着。他轻轻地托起紫苑,将他放在床上

【睡个好梦,紫苑】老鼠细细地轻轻地地亲吻着紫苑。还不到时候,我还必须忍耐,紫苑,你等等我。

长河 破茶杯
无色界 崔罗什
犬牙参互 门徒同学
暴力分子 十全大补刀
。。。。作为一个理工科,看 长河 的道桥方面的描写很爽

活着,死了。。。都不是需要过于考虑的事。它本就是万物的规律所在,断不会为一人更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