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年佚名

想证实一下我是不是很适合写无脑甜文。黑是温柔的男孩纸,白的话,没想好性别诶。名字随便起的,有其他喜欢的再说吧。

自娱自乐的产物


【我不喜欢吃菠萝。因为我小时候吃的第一个菠萝超——麻人舌头!】白 倚着沙发,转过头随意地对黑说。

【嗯】黑边折菜边听着白说话。

【可是啊,我现在又开始吃菠萝了。我发现菠萝的味道很不错诶,我喜欢!】白绽放出一个大大的微笑,甚至激动得扑腾在沙发。

【让你放弃酸酸的水果未免太强人所难了】黑忍俊不禁地看着白的动作,,眼睛已经笑成了一条缝。

【我也是这么觉得的,我超喜欢吃酸的】白大声呐喊以表达自己对酸的钟爱。

【难怪你这么喜欢吃醋】黑窃笑着说。

【可是。。。。可是,黑你这家伙未免太招风引蝶了。这是原则问题】白鼓着嘴巴说,他的两颊鼓鼓的就像一只毛绒绒的仓鼠,黑不由地伸手戳了戳。

【啊!你干什么!你的手上沾着菜叶】作为一个有强迫症的人,白不出意料地炸毛了。他双手叉腰,横眉冷对的样子却让黑觉得十分可爱,像极了一只小猫咪。表面上气势十足,可是只要揉一揉,顺顺毛,很快会软下身子来撒娇。

黑慢慢地站直身子,亲了一口白,顺便蹭了蹭他戳的地方,然后从容迅速地往后退。

果不其然,白迅速推了一把黑,然而脸已经涨得通红。【你!!!!你休想让我消气】

白虽然嘴上还倔着,可是气势已经软下来了。黑轻笑着坐回原处,继续折菜。

余光瞟着白时不时扫来的委屈巴巴的小眼神,黑愈发觉得白可爱得无与伦比。

折完菜洗完手后,看着白的委屈样,黑知道再不哄就要真炸了。

黑扯了张纸,轻轻地将白扯入怀中,温柔地擦了擦白。

他细细地亲吻着白,在他耳边呢喃道【乖】。

此时,白根本无法思考其他,只想与黑紧紧相拥,一辈子也不分开。


评论